文章正文
摇钱树捕鱼游戏下载
作者:老牛吃嫩草    发布于:16-03-19 06:51:00    文字:【】【】【
张仲麟:从“香港先飞”说起(图) 据人民政协网报道,3月8日,中国民航总局局长冯正霖来到香港组讨论现场,彭长纬委员提出香港飞往内地的航班有50%延误,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冯正霖局长表示:“我们一定会支持香港保持区域航运枢纽的地位,当航班冲突时,尽量优先保证香港的航班。”这一句话在读者中引发了较大的争议,一时之间一片误解,似乎这一句“香港优先”是国家向香港政策倾斜。然而且慢,让香港航班先飞真代表着向香港倾斜么?  国际惯例  在国际民航业中,优先保障国际航班是惯例。这个优先保障不仅仅是指地面服务时优先提供各种人员与设备,在遇到航班流控时也是优先让国际航班起飞。这是因为许多国际航班一天只有一班,甚至一周只有三四班,想要签转很是麻烦。而且国际航班的旅客有不少都是中转旅客,到达目的地后还有后续航班。如果航班延误,后续航班的改签也很麻烦,还面临高额的转签费用,更不用说还涉及到签证问题。很多国际航班的旅客都是提前许久就规划好行程,要是航班严重延误,对旅客行程的影响远大于国内航线的旅客。  香港由于其特殊的政治地位,飞香港的航班被称为地区航班,其待遇与国际航班相同。同样,飞澳门与台湾航班均为地区航班。故冯正霖局长所说的“优先保证香港航班”只是一种民航业的惯例,只是在别有用心的人解读之下,成了对香港倾斜。若说这也属于“倾斜”,那么国内航空公司执行美国航线遇到延误时,优先于美国国内航班起飞,岂不成了“中国优先”?  中国空域管制的局面  在两会中,香港委员也提到国内航班延误率较高。延误的主要原因是空中管制。中国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地缘政治环境,属于世界上空防压力最大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于空域的使用只能是先保证国防需要,空域的管理主要由空军负责。空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民用空域,另一部分是空军管制的空域,民用航班只能在规定的空域里飞行,不能越雷池一步。当需要使用空域进行军事活动时,会经过相关空域的航班都会进行管制,一直到结束。  或许有读者要问,人家美国的战斗机比我国多多了,还整天训练,他们怎么没那么多管制?亲,美国南面是墨西哥,北面是加拿大,东面是大西洋,西面是太平洋,身处两洋壁垒之优势,周边都是盟国小弟,唯一对着北极熊的阿拉斯加远离本土,加上北极熊都皮包骨头了,哪来力气折腾。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美国自然可以开放80%空域给民用航空,剩下的才是禁区。  中国正好相反,只有约20%的区域开放给民用航空。虽然近几年来在民航总局与空军的协调之下,开始采用弹性机制,及时释放一些不使用的管制空域来缓解民用航空的压力,然而依然是杯水车薪。面对持续增长的国内民航市场,想要解决空域使用问题得依靠空域使用制度的改变与技术的进步。  迷茫的香港航空业  近几年来,香港机场依然保持着增长态势,其起降架次、旅客吞吐量、货物吞吐量依然居于世界前列,然而增长速度却逐年放缓。  而同在珠三角的深圳机场、广州机场,增长速度要比香港机场高出不少。尤其与香港近在咫尺的深圳机场,其204年增长速度更是远远高于香港机场。香港机场由于其历史累计优势,在三大指标上仍高于深圳机场与广州机场,但如果依然保持这样的发展趋势,或许香港机场会成为“老大机场”,被邻近的“少年机场”后来居上。香港航空业无疑也意识到这一点,采取了一定措施,如建造第三条跑道以缓解压力扩充容量。香港机场、深圳机场、广州机场近年数据来源观察者网)
脚注信息
安平县隆澳金属丝网制品厂
传真:0318-7796585  手机:13180000973  QQ:446242546 地址:安平县新工业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