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广州金蟾捕鱼游戏机
作者:老牛吃嫩草    发布于:16-03-19 06:51:00    文字:【】【】【
立法权持续下沉 地方迎来区别化绿色发展期 两会聚焦  一场出现在两会开始和结束时的雾霾天,似乎想要告诉人们,中国的绿色转型之路不会太平坦。  今年两会,绿色发展依然是人大各个代表团讨论时的热点话题,地方政府纷纷将绿色发展列入地方规划中,有环保人士认为,随着中央各项政策的落地,特别是给环境保护武装上法律的牙齿后,环保部门的执行力将越来越强。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两会期间对代表和委员采访时发现,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不断推向深入,各地的绿色发展之路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特点,需要地方政府发挥自主性,平衡好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之间的矛盾,各地或将迎来区别化绿色发展期。  下沉  环境保护法实施一年后,各地的绿色发展或迎来差别化发展期。今年的两会上,很多地方代表注意到一条信息——给予设区的市以环境保护的立法权。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悦伦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环境问题,一个全国统一的法规很难涵盖到各个地方的具体情况,各地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立法非常重要。  刘悦伦曾任广东省佛山市委书记,他告诉记者,各地的污染源并不一样,需要一些有针对性的法规,但现在的情况是在法律上还有一些欠缺。  江苏省苏州市一直拥有地方的环境保护立法权,在环境保护尤其水资源保护方面的立法较多。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苏州市市长曲福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地方拥有立法权会很好地推动生态文明制度的创新。  曲福田透露,苏州的地方立法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集中在生态环境的保护上,特别是水的保护上;二是集中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上。  在今年两会之前,并不是所有的地区都像苏州市一样幸运,一些设区的市并没有环境保护方面的立法权,现在赋予它们立法权,将有利于各地制定有针对性的地方性的法规,突出解决各地的污染问题。  刘悦伦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举例说,珠三角地区的空气要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当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水污染、黄标车、土壤的金属污染等。  种种迹象显示,随着中国各项环保政策的落地,地方政府在承担起环境保护的主体责任的同时,或将在绿色发展上拥有更多自主权,也会体现在不同的产业政策上。  江苏省在全国率先推出针对长江沿线的生态红线,不让污染企业进入红线区域,比如扬州市主动放弃扬州炼油厂。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厅长陈蒙蒙向本报记者透露,江苏省还在编制长江经济带的环境保护规划,未来在长江经济带的建设中,将突出保护环境。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南安市梅山镇党委副书记李振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个产业面临的绿色发展问题并不一样,比如农业和工业面临的绿色发展问题就会有很大的差别。  差异  环保的地区差异已经显现。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发现,中国经济相对发达的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将环保的重点放在重化工产业转型与环保如何协同发展上,而一些经济体量相对较小的地区,则更关注发展已有的绿色产业。  刘悦伦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广东省较早实施产业转型升级,大幅减少重污染企业数量,提升服务业比重,效果逐渐显现。  位于长三角的江苏省,当地正在稳步推进产业转型。陈蒙蒙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对于推进绿色发展和转型,江苏省采取激励和约束一起做,加法和减法并行的方式。  他说,激励性措施包括鼓励企业减排和环保,对于减排工程,符合国家政策的技术改造项目,给予资金支持或者电价补贴,比如脱硫脱硝,超低排放改造项目等。现在江苏省又推出环保领跑者计划,给予更多政策或者荣誉上支持。  “约束首先是法制,其次是严格的执法。江苏有太湖条例,几次修订后成为了最严格的湖泊条例。去年出台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也严于国家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在执法上,江苏省出台了更严的地方产业排放标准,对各个行业进行预告实施,进行提标改造。企业要在限期达标,不达标就淘汰。”陈蒙蒙说。  一些中部省份将绿色发展列入地方经济发展的战略中。四年前,湖南省发布《绿色湖南建设纲要》,大力推进绿色湖南建设,在各个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目前我国的森林覆盖率只有2.36%,世界3.8%,湖南省的森林覆盖率位于全国前列,达到59.57%。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林业厅厅长邓三龙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与绿色发展并不矛盾,通过发展旅游等绿色产业,可以促进经济与绿色协调发展,但在平衡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上,各地面临的情况并不一样。  邓三龙告诉记者,湖南省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在确保森林不采伐的前提下,湖南大力发展林药、林菜、林菌、林养等林下经济。同时大力发展康养产业,就是把良好的森林生态环境与现代医学、现代养生学有机结合。  在206年的全国两会上,传递出很多与绿色相关的积极信息。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表示,怒江小水电全部叫停不再开发,要把怒江大峡谷打造成世界级的旅游胜地。  邓三龙认为,绿色不是贫困,绿色发展是要解决贫困的问题。最近几年中央在财政上对绿色发展的投入很大,以林业为例,国家出台了生态公益林、石漠化治理等多项补贴,还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提高了退耕还林的补贴标准,这不仅改善了当地生态,还直接带动就业增收。  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全国共完成造林4.5亿亩、森林抚育6亿亩,中央林业投入4948亿元,是“十一五”时期的.7倍。  而在江苏省,节能环保业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集聚和总量最大的产业。陈蒙蒙告诉记者,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环境治理的第二阶段是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江苏省已率先培育了一支节能环保企业队伍。地方工业项目集中,在工业上推广应用节能环保项目。通过举行成果运用的多次交流活动,将产、学、研有效地结合。  平衡  面对日趋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国政府正在不断加大去产能的力度,如何寻找到经济发展和保护环境的平衡点?经济发达地区正在率先破题。  曲福田认为,苏州市的人均GDP已经比较高了,就要更加关注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发展。苏州在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实现创新驱动的同时,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  最近几年中国各地都在加大产业结构调整的力度。陈蒙蒙告诉记者,江苏省在调整产业结构上也是“加法”、“减法”一起做,激励、约束并举。“减法是淘汰落后产能,特别是对一些环境治理无望的企业,一些项目要坚决地限期治理或者淘汰。加法就是正面鼓励企业利用节能环保技术进行技术改造,企业不仅降低能耗,环保技术也能够得以推广应用。”  以江苏省苏州市为例,目前苏州市将现有产能分成四类:落后产能、过剩产能、低效产能和新增产能。  曲福田告诉记者,落后产能是指不符合环境标准、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工艺落后的产能。苏州市从204年到206年制定三年行动计划,关停不合格企业淘汰落后产能,保护生态环境。至今已关停2370家的企业。曲福田透露,今年还将争取再关600家。  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还要积极化解过剩产能。曲福田说,首先要全面完成中央和省下达的过剩产能化解任务,同时对相关企业进行分类,如果企业效益好、竞争力强就继续支持发展,如果效益不好就要瘦身转型。其次要通过产能转移,把过剩产能转移出去,把先进的产能引进来。最后要通过“一带一路”的国际合作解决过剩产能。  在曲福田看来,低效产能是指土地利用效率不高的产能,充分利用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平台,倒逼和引导一批土地利用效率不高的企业,提高土地、投资产出率。管控新的产能,即便过剩产能的行业也有些高端产能,比如江苏省一年要进口一千多万吨的特钢,可以通过转型升级把一些传统的钢转化为特钢。管控中有两个原则,高端绿色化,等量甚至减量以此来控制总产能。  曲福田告诉记者,落后产能的淘汰直接跟环境保护联系在一起,过剩产能也往往集中在对环境影响比较大的钢铁、玻璃、水泥等这些制品上,减少低效产能也是在保护环境。未来新增产能的规划跟落地要与环境容量相适应,要把产能的规划跟区域的环评、区域的环境承载能力要密切联系起来。  邓三龙指出,由于政策有滞后性,在绿色发展的过程中,还需国家不断调整各项政策,不断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按照环保部地要求,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试点要在208年以前推广到全国,试点地单位需要加快进展。陈蒙蒙透露,目前江苏省已经率先启动部分工作,比如战略环评已经率先启动市一级的试点,今年底就要拿出经验来。  作者:两会聚焦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脚注信息
安平县隆澳金属丝网制品厂
传真:0318-7796585  手机:13180000973  QQ:446242546 地址:安平县新工业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