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
作者:老牛吃嫩草    发布于:16-03-19 06:51:00    文字:【】【】【
中国化工启动最大海外并购 子企业污染频被罚 近日,中国化工集团(以下称“中国化工”)因目前中国企业最大的一次海外并购案而备受业内关注。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中国化工方面获悉,中国化工收购农化与种子巨头先正达的正式要约将于3月23日启动。这笔斥资430亿美元(约合287亿元人民币)的海外收购,是中国企业最大的一笔海外并购交易。目前中国化工正聘请中信银行国际安排50亿美元(约合976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这些贷款将由中国化工全额担保。  在“大手笔”并购的同时,中国化工旗下企业污染问题亦备受关注。近日,中国化工旗下黑化集团被曝出两年被罚30次拒执行20次,如今已被强制执行。记者调查发现,近两年来中国化工旗下企业因污染问题被频频曝光:204年、205年中国化工旗下蓝星石油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以下称“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和济南长城炼油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济南长城炼油厂”)先后被曝光和处罚。  对此,中国化工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济南长城炼油有限责任公司、黑化集团已停产,蓝星石油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的环保设施已达标排放。  被罚30次拒执行20次  黑龙江省环保厅在《关于黑龙江黑化集团环境违法及环境监管的情况介绍》(下称《情况介绍》)中披露,2009年,该企业曾因多个项目未经竣工环保验收、长期违法生产而被处罚。  上述《情况介绍》称,203年后,齐齐哈尔市环保局给予黑龙江黑化集团有限公司30起行政处罚,其中20起因该企业拒不执行,齐齐哈尔市环保局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其余的0起未到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限。  记者登录黑龙江环保厅网站发现,其在2月2日公布的第三批65家环境污染企业名单中,黑化集团依然在列,且属于再次曝光。其中指出存在的问题是:未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扬尘污染;超标排放污染物的环境违法行为未改正。  据了解,黑龙江省环保厅目前已将齐齐哈尔市环保局对黑化集团的环境监管工作纳入206年环境稽查专案,适时进行专案稽查。  黑化集团官网显示,公司现隶属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中国化工二级子公司),是国家大型综合性煤化工企业,其前身为黑龙江化工总厂。公司是黑龙江省支持发展的十大企业集团之一。不过近几年在化工行业整体低迷的行情下,公司一直处于亏损边缘。  其于月25日晚间披露205 年业绩预亏公告显示,205年净利润亏损2.6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亏损3.亿元。而这在《情况介绍》中也得到了反证:“因其(黑化集团)工艺技术比较落后,污染治理难度大,加之近年来企业效益下滑,近5年累计亏损2.05亿元,安全环保设备投入不足,给环境监管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在日益严峻的环保红线下,205年初,黑化集团隶属的中国化工决定对该公司进行迁建改造。计划投资34.5亿元,项目地址选在黑龙江昊华厂区内,并于205年月举行了奠基仪式,计划206年5月开工建设,207年全面建成,其间黑化集团现有生产设施逐步停产。  黑化集团宣传科石姓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公司现在除了一台供暖的锅炉(供应到4月5日),其余已全面停产。公司目前确实很困难,最大问题是员工安置和将来的异地搬迁。黑龙江省环保厅介绍称,目前,企业搬迁项目正在开展环评等前期工作。  据最新消息,黑化集团的污染问题已经引起环保部的注意。3月0日,环保部官网挂出一则通知,称黑化集团大气污染物超标排放,且长期未得到解决。按照《环境违法案件挂牌督办管理办法》的规定,现决定挂牌督办。  因污染频频被罚  黑化集团的污染问题并非个案。近年来,中国化工旗下企业频频曝出污染事件。  205年3月,济南长城炼油厂、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因污染问题被济南环保局曝光,并被勒令限产,分别罚款80万元和90万元。  而这并不是这两家企业第一次因污染被处罚。204年9月,济南长城炼油厂、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等5家企业就曾因减排进展滞后被通报批评。  《中国经营报》记者曾先后几次到访毗邻04国道和济南市外环路的济南长城炼油厂,最近一次是205年8月下旬,其时工厂早已人去楼空,门口警卫表示,已经停产多日。  除了日益严格的环保压力,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生意社总编刘心田认为,化工企业停产有着更为现实的考量。“前几年经济效益好的时候,化工企业宁愿被罚款也不会停工,而现在大多数化工企业都面临亏损,停产改造就意味着减亏,更别说像济南长城炼油厂这样工艺设备相对陈旧、规模小的企业。”刘心田对记者表示,这点同样适用于目前停产的黑化集团。  据了解,受行业产能过剩影响,化工产品市场持续低迷。在基础化工行业,205年,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6亿元,较204年下降9.38%。已是连续数年下降。而204年,化工上市企业中业绩预增不到50家;而业绩首亏和续亏企业则分别为85家和34家。  对于频发的环境污染问题,绿色江南公众环境关注中心负责人方应君表示,作为一家大型的集团公司,屡次出现环境污染问题,这是对环境保护不够重视,由于社会责任感的缺失而导致该集团企业多次在生产过程中忽视环境问题的产生和存在,致使环境问题愈发严重。  化工之困待解  早在203年8月,国家安监局就曾发出通知,要求各地进一步推动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小化工企业关闭工作,首先关闭城镇人口密集区内和涉及“两重点一重大”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小化工企业。  如今,化工企业污染问题依然刺激着公众的神经。205年4月2日,环保部公布了204年2月“2369”环保举报热线群众举报案件处理情况,化工行业被举报最多,为3件。  对于化工企业污染问题屡禁不止和屡罚不停的现状,或许根源在于利益诱导。  “在效益好的时候,相较于动辄上亿元的销售收入,几万、几十万元的罚款都不是问题,换成谁都不会停。”一位山东民营化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过,上述化工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民企还是很谨慎的,拒绝执行的大多是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各级政府关系资源多,地方协调起来更为复杂和困难,地方民营企业在这方面显然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同时化工企业基本都是当地创造GDP和税收的大户,政府部门对于一些严重污染的企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按或不严格按环保法律法规办事也成为了尴尬的现实。  不过涉及到停产搬迁改造,化工企业也是一肚子苦水。  中国化工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目前化工企业的环保问题,很多是改造成本较高的历史遗留问题。  这正是困扰化工企业停产搬迁的关键。“除开明面上的土地、人工、建设等经济账,还有原来员工的随迁安置等现实考量,异地搬迁意味着原来的政府社会关系基本推到重来,业务改造则意味着员工的解聘和重招。”刘心田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环境污染拐点还没来临,原因在于我国还没有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从2002年以来,中国进入了一个加速发展工业化中后期的阶段,重工业发展明显提速。  化工污染具有累积性、难可逆性,化工污染治理则具有艰巨性,一旦发生化工污染,仅依靠切断污染源的方法很难短期恢复。“由于东部沿海对化工的门槛限制正在收紧,所以目前不少化工企业正往北部、中西部迁移。全国或将进入环境事件高发期,值得关注。”一位长期关注化工污染的环保人士对记者表示,而且中西部生态环境相对脆弱得多。
脚注信息
安平县隆澳金属丝网制品厂
传真:0318-7796585  手机:13180000973  QQ:446242546 地址:安平县新工业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