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小捕鱼游戏机价钱
作者:老牛吃嫩草    发布于:16-03-19 06:51:00    文字:【】【】【
起底“刷单”利益链:一天刷出一台法拉利 “3·5”晚会,让刷单产业曝光在公众面前。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赶赴多个城市展开暗访调查,发现“3·5”曝光的线上交易平台刷单只是冰山一角,并揭开看不见边界的刷单隐秘帝国 。  “凡是你能想到有交易评价的线上平台都存在刷单”,张然(化名)与记者约在杭州西湖边的星巴克见面,并不避讳谈及这个表面上见不得光的“事业”。  混迹刷单江湖三年,张然是一家刷单工作室的合伙人,每天刷单的数量都在四位数。不过他的工作室只是这个疯狂世界的一枚小小螺丝钉。每天数以万计的刷单任务在QT(QQ平台)、YY QQ群、微信群上发出,不同形式的刷单平台还在疯狂生长和进化。刷手接单只是启动了这个隐秘链条的第一步,有专门的培训与指南指导刷手将空单做得“更真一点儿”,紧随其后的空包物流公司也会对空单进行二次包装与伪装。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模拟真实交易的一切细节。  据了解,央视“3·5”曝光的刷单现象大多出现在电商网站上,记者也联系了国内几家比较大的电商平台,了解刷单存在的真实情况。  “对于刷单,我们基本上是24小时都在实施监控。”阿里巴巴安全部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但是由于没有执法权,再加上刷单带来的高额利润,打击刷单还很艰难,我们也呼吁国家有关执法司法部门严厉打击灰黑产业从业者,形成司法判例和有效的打击力度及震慑态势,净化社会诚信环境。  京东公司公关总监康建表示,京东开放平台成立之初,即制定严格的公司政策,反对刷单行为,如发现有卖家违反规定的情况,均按公司规定严厉处罚,如果用户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拨打京东客服电话进行举报,我们会进行严格的核查。  “没有发现刷单情况,我们都是自营为主,没有刷单的动力,但是第三方商家理论上存在刷单的可能,即使出现的话也是极个别的情况。”聚美优品公关总监曹筠武告诉记者。  一天刷出一台法拉利?  尽管电商平台的工作人员加大了对刷单的打击力度,但这并不能完全阻止刷单现象的存在,更有甚者在爆炸式的利润面前,一些人开始公开刷单。  204年号称“刷单第一人”的葛峰就是轰动一时的极端个案。当时葛峰在网络上公开宣称刷单是暴富行业,在微博上晒法拉利,称“双十一”一天就刷出了一台法拉利。  据葛峰当时自己对外讲故事,旗下的刷单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财务部、数据部、核心运营部等分工明确。但是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葛峰的高调也很快引起了淘宝方面的注意,随后其几乎删光所有关于刷单的微博、微信应该与淘宝的约谈与处理有关。而表面上看,葛峰是一个炫富的极端个例,实际上他同时还经营别的生意,所谓收入并非全是刷单所得。随后葛峰似乎隐匿于江湖,在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接受采访时,他明确表示他是恨刷单的,“但市场就是这样的,是利益驱使。”  刷单者的江湖  刷单江湖却并未因为葛峰的隐匿而消失,而以更快速度向前飞奔进化。张然帮助记者对眼下最主流的QT、YY 、QQ群、微信群,以及规模较大的双赢网、刷单APP等进行了一一体验。  想要进入QT语音这样的平台并不容易,必须缴纳从9元到上千元不等的入会费,还必须有熟人推荐,认证的门槛严苛复杂。记者在一张名为《QT》刷手资料表上看到,必须仔细填写真实姓名、身份证、支付宝,居住地址必须精确到门牌,除入群QQ号之外还必须报备Q龄不低于3年的生活常用QQ号。而据刘然介绍,平台方还要求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手持身份证视频,“严苛是为了保证平台的安全性。”  记者进入了一个名为QT377的房间,普通会员的入会费是8元。房间内有明确的区域划分,分接待区、咨询室和放单厅等。各个刷手都有自己固定的班级,也有自己的花名。刷手和卖家以班级为编制,进入固定的区域放单接单,相互选择。作为平台方,QT内部还有严格的组织架构,包括外宣部、招待审核部、培训部等。  相对于QT人工化的管理和操作,双赢网则更像是一个半自动化的刷单信息集散地,集合了QT、QQ等多个平台的刷单任务。卖家需要在双赢网上进行资金垫付,双赢网设定了每个任务的价位,刷手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点数最终兑换现金。另据记者了解,为了适应无线端的刷单需求,还出现了小旺财这样的APP刷单工具,服务对象包括淘宝、京东、美丽说、蘑菇街等。相比QT及YY作弊手段更为高端、隐秘,更接近真实交易流程。  割不掉的物流“毒瘤” 像寄送正常快递一样发空包  如何让一个刷出来的单看起来像真的,并且有完整的物流信息?一些小物流公司扮演了重要角色。电商卖家刘灿(化名)向记者介绍,发空包件是这些小物流公司惯用的手法。  205年,刘灿和朋友跑了一趟江苏南通纺织城,一些小快递公司在当地的网点就表示是可以发空包的,“但是必须随便塞点东西”。还有一些快递公司网点则在门口就打出了刷单广告,全国三块钱。“三块钱意思是买个快递单子,再花两毛钱买个信封,里面不用放任何东西。”据刘灿介绍,很多做空包件的快递公司都采用这种形式,并且会用专门的印章将正常件和空包件区分开来。里面的人一看就明白,网点代签不配送,但是有完整的物流记录。  为了证明刘灿的说法,记者以开店新手为由,对杭州多家快递公司进行了暗访。在杭州西湖区留下街道留泗路的某快递网点,老板娘热情地告诉记者,“6个省,全国首重5元。”当记者提到打算在京东、淘宝开两个网店时,老板娘主动询问,“你需要刷信誉吗?我们也可以帮你。”按照她的说法,现在有线上线下两种方式,线上不用填单子,直接做表格,比发出的单子派费便宜;线下则是自己先买面单填写,寄送后有人帮你签收。当记者询问如何区分正常包裹和空包裹时,老板娘解释,“我们内部扫描会有记号,业务员在抽单时,绿色联是正常实物包裹,红色联则是空包裹。”  随后记者来到留下屏峰新村某快递公司分部询问寄送快递和刷单怎么操作。工作人员介绍了两种操作办法,真实包裹用电子面单,发空包裹就用手写的纸质面单,为了区分空包,他们还特别定制了装空包的小号塑料袋,“其他网点的人看到这个就明白了,并且会打电话确认是不是刷单,同样会送给收货人签收。”  淘宝搜索部相关负责人张华(化名)告诉记者,物流公司之所以屡教不改,根本原因还是利益驱使。以一个三元的空包为例,成本最多只有五毛钱。  “炒信特战队”的战争  光仔是阿里巴巴“炒信特战队”的成员之一,七年来他和队友们的工作是打击炒信的商家。  “和打仗一样。”他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绵七年战争。  光仔所在的部门从2009年成立后,就专门清查平台上的刷单、炒信行为。“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后来人力物力投入越来越大。”光仔说,集团对打击刷单越来越重视,投入逐年增多,现在整个“炒信特战队”的人数已经达到近百人,未来还会进一步增加。  他说,“炒信特战队”成立七年来可谓战绩辉煌。仅去年一年,光是关停的店铺就有2.9万个,平均每天00个左右。这一数字放到近一个月,因为涉嫌刷单问题,就有22万多个卖家受到处罚期间,有严重刷单行为的6000多个卖家被封店。  而阿里旗下大数据物流平台菜鸟网络为打击炒信,去年也曾先后在平台关闭了城市00、国通快递两家快递公司的下单功能,要求其作整改。  “忙的时候,基本上是24小时都在工作,实时监控着可能出现的刷单数据。”一位“炒信特战队”队员告诉记者,除了工作繁忙以外,还有很多来自外部的威胁困扰着他们。  去年有一个卖衣服的商家,就是因为刷单,被关掉了店铺,然后这个商家就带家人来公司闹事,甚至还跑到了公司天台,威胁不让开店铺就跳下去。  “我们每年都在加大投入,但还是有很多困难。”一位特战队队员告诉记者,不只“炒信特战队”,其他部门也在打击刷单。我们在整个防控体系的建设过程中,是链路式搭建的。”阿里对于虚假交易的防控、识别和处置上,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在资源上投入数亿元资金去巩固、升级整个防控体系。”  不过,由于没有法律的约束,也没有线下的执法权,很多刷单的人没有受到相应的制裁,这也很有可能让好不容易打掉了刷单的店铺死灰复燃。  什么让刷单如此疯狂?  与线下商店相比,电商的最大区别在于消费者看不见、摸不着商品实物,店铺的销量以及以往的评价,直接关系到消费者是否购买该商品。一般而言,“剁手党”会先查看排在前面的商品,而落在后面的商品,则不容易被关注到。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一家店铺信用等级不好,轻则生意惨淡,重则关店。因而,想提高店铺的信用等级,刷单几乎成为了卖家的共识。  随着刷单人群的日益庞大,其危害性开始显露出来。在张华看来,刷单让所有的东西都变成假的,消费者被欺骗了。同时,刷单也是有成本的,这种成本将会转嫁到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上,这意味着消费者可能会因此花更多的钱买到质量不好的商品。  在张华看来,“电商平台也是最大的受害者。“阿里巴巴是一个以大数据为基底的公司,搜索、广告等,都是基于大数据的深度分析。大数据的基础是丰富性,但是这些数据必须是要准确的。刷单让数据变得不准确,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和分析基底也不同程度地被污染。其次,电商平台和卖家是鱼和水的关系,如果卖家在这个平台上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差,平台的可持续性也会下降。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群“刷客”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青少年和大学生,最可怕的是他们并未意识到这是一种可能违法的行为。小强(化名)告诉记者,“班里有很多同学都在刷单,平时没事就刷两单,一天的饭钱就解决了,以后毕业了说不定还可以作为职业。”对于这种说法,一位平台从业人员非常担心。“一个平台上面可能有20多万人,活动具有隐蔽性,好比传销组织,如果有一天,从刷单演变成了其他犯罪,都是社会不安定因素,政府应该及早制止。”  刷单“毒瘤”如何能除?  互联网各大平台公司在刷单问题上表现的微妙态度也值得玩味。  京东甚至被爆出默许刷单的情况,205年自媒体人鬼脚七曾撰文质疑,“京东一直没有公布205年‘6·8’大促的交易额,那一天绝大部分都是刷出来的。数据出来后京东自己都不信。”但是对于没有公开销售成交总额的问题,京东集团公关部总监康健事后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称,这是遵循公司财务要求。  “3·5”央视爆出刷单事件后,阿里巴巴呼吁QQ、YY共同治理刷单“毒瘤”。但是相关电商人士对此联手行动持保留态度,“QQ、QT属于不同互联网平台公司,有的公司对于刷单其实睁一直眼闭一只眼”,电商观察人士分析称,“阿里的收入主要是广告体系,所以从本质上非常反感刷单,商家如果不刷单,想积累好评、销量,要投广告,才能在相应的位置进行推广,但是刷单之后,钱流入了刷单的产业链,就没有阿里的份,直接冲击了阿里的收入,这是从收入的角度来看的。另一方面,最根本的还是刷单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一直苦心经营的电商生态弄坏了。”上述人士指出,京东是一家不盈利的公司,华尔街是看它的GMV(年度成交总额),京东的市值是靠GMV支撑的,而刷单恰恰能给京东带来GMV。  全社会共治刷单?  不过,目前我国刑事立法和司法解释中尚没有关于惩治网络虚假交易行为的专门或者明确的规定。另外,司法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存在争议,法律适用亟待统一。例如,对于组织买卖双方从事虚假网络交易行为并从中牟利的平台经营者,有的司法机关认为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量刑,有的司法机关则认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刘仁文认为,炒信平台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专业软件将商品或服务的虚假交易信息有偿发布在电商平台的某些店铺。专业从事虚假交易服务的炒信平台,其发布的与虚假交易相关的信息与《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例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的“虚假信息”具有同质性,且主观方面也为“明知”。因此,他建议可以直接适用《解释》第7条,以实现对专业从事虚假交易服务的炒信平台的刑事规制。  据阿里内部人士透露,马云曾在内部会议中将炒信定义为三大“毒瘤”之一,要求零容忍,“不管是否会影响销量,只要是黑的,就要斗争到底”。但是这个道路显然注定是漫长的,法律的完善、对刷单产业链的严打只是其一,整个电商行业包括卖家需要从根本意识到刷单之祸不根除,终将反噬以评价为信任基础的线上交易体系。
脚注信息
安平县隆澳金属丝网制品厂
传真:0318-7796585  手机:13180000973  QQ:446242546 地址:安平县新工业园区